当前位置: 首页 > 展览讲座 >

唐乐尧老师作品

时间:2020-04-20 20:54:08 浏览:


  唐乐尧,福州闽侯人,毕业于福建师范大学,副教授、高级工程师,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雪峰书画研究会会员。现任福州工商学院艺术设计系副主任。
立象尽意——评唐乐尧绘画艺术
                                                    诗人、艺术家——曾宏
  在西方古典写实油画进入中国之前,中国古代绘画就有自己的“像”的体系,在“似与不似”之间,中国人对艺术仿真性标准就有了自己的衡量尺度。唐乐尧艺术专业出身,加之多年的教学履历与绘画实践,使其从绘画技法的形成到美学修养的塑造,都在寻踪风景里得以立象尽意,显示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以及西方油画技法的中国式呈现。
 
  风景无限,画者独钟。唐乐尧的风景画里,山的意象最为丰富,这缘于他生长于旗山山麓,有着观山画山的生活积累和眷恋群山的情结。多年来,他怀着豪情多次探访江浙一带的诗情山水,从擅长的传统山水画卷转向油画写生以表达自己中西山水画的独特想法。中国山形地貌之丰富,中国山水画传统之深耕,令他的油画表达面临探索的诸多课题。但唐乐尧从中得到实践的喜悦与求索的乐趣。以山为对象,志在山之魂魄和精神,为此他注入全部心力,以宏大的愿望踏遍青山,登高远眺,近临体察,观览南北东西不同地域的山脉群峦,探研各种表现角度和方式,令画面上呈现大山的回响。他画群山姿影和四时形态,画自己宽广的胸臆;以浓郁的色泽和斑斓的色彩为群山造像,于壮美的形态中凸显个人的美学意境,华滋深秀的笔调中,尽显情怀与诗意。
 
  我们可以从唐乐尧的画中发现他有别于他人的独特观察、描绘和表达方式,一种自然流露或隐含叙述的富有意味的表现,展示其审美经验及兴趣修养的综合体现。多年的绘画经历令他自如地将画面构成规律烂熟于心,技巧早已不是重点考虑的问题了,面对自然,他听凭心灵的指引,沉醉其间,形成其乐无穷的自由表达。因此我们在他的画面中能感受到其充沛的情感,运笔的力度,凹凸可触的笔触与肌理,他画中的天地,既是人性,又是大道,心灵融汇其中。
 
  越是在近乎浮躁的社会中,人们越渴望有一个描述心灵的意象媒介。而这个意象常以一种隐秘的方式留存于每个人心底。而人们内在心绪和精神的揭示却是需要用思考去把握。每个艺术家都在寻找最贴近自己内心的对应物。在唐乐尧眼中,山川河流不仅仅是明山丽水,他力图如哲人一般去感受那有着历史分量的天地山川。激动于历经沧桑的山崖岩壁,垂立于岩峰下、峡谷间、河滩上,贪婪地吮吸着阳刚之气,用画笔注入勃发的生命冲动。千仞之岩壁,中流之砥柱,斑驳之岩体,以承载他的思考与想象——那生命之古老、人类之永恒、天地之苍茫、宇宙之玄妙。
 
  从一幅画选景和构造角度即能洞窥一个画家心中所思所求,以及对美的类型偏好,同时亦能看出其对大自然的热爱程度。自然的美在于和谐与协调。风景油画的审美,和谐也是要素。他营造的画面构成巧妙又稳定,层次丰富。在富有体积感的构图中,看似紊乱却又被组织得和谐生趣,大自然的花草、树木、山脉、道路,常成为画面主体。其中,物体与环境的冷暖色彩相互辉映,以意象把握营造整个画面的氛围,足可见其敏锐的艺术感受和极强的对画面整体的把握能力。品读过唐乐尧的风景油画,我深喜他追求的和谐之美,浑然天成,水到渠成,不可增减。这是他的追求,也是作品的体现,更是我们这些读者的更多期待。
    
  在西方古典写实油画进入中国之前,中国古代绘画就有自己的“像”的体系,在“似与不似”之间,中国人对艺术仿真性标准就有了自己的衡量尺度。唐乐尧艺术专业出身,加之多年的教学履历与绘画实践,使其从绘画技法的形成到美学修养的塑造,都在寻踪风景里得以立象尽意,显示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以及西方油画技法的中国式呈现。
 
  风景无限,画者独钟。唐乐尧的风景画里,山的意象最为丰富,这缘于他生长于旗山山麓,有着观山画山的生活积累和眷恋群山的情结。多年来,他怀着豪情多次探访江浙一带的诗情山水,从擅长的传统山水画卷转向油画写生以表达自己中西山水画的独特想法。中国山形地貌之丰富,中国山水画传统之深耕,令他的油画表达面临探索的诸多课题。但唐乐尧从中得到实践的喜悦与求索的乐趣。以山为对象,志在山之魂魄和精神,为此他注入全部心力,以宏大的愿望踏遍青山,登高远眺,近临体察,观览南北东西不同地域的山脉群峦,探研各种表现角度和方式,令画面上呈现大山的回响。他画群山姿影和四时形态,画自己宽广的胸臆;以浓郁的色泽和斑斓的色彩为群山造像,于壮美的形态中凸显个人的美学意境,华滋深秀的笔调中,尽显情怀与诗意。
 
  我们可以从唐乐尧的画中发现他有别于他人的独特观察、描绘和表达方式,一种自然流露或隐含叙述的富有意味的表现,展示其审美经验及兴趣修养的综合体现。多年的绘画经历令他自如地将画面构成规律烂熟于心,技巧早已不是重点考虑的问题了,面对自然,他听凭心灵的指引,沉醉其间,形成其乐无穷的自由表达。因此我们在他的画面中能感受到其充沛的情感,运笔的力度,凹凸可触的笔触与肌理,他画中的天地,既是人性,又是大道,心灵融汇其中。
 
  越是在近乎浮躁的社会中,人们越渴望有一个描述心灵的意象媒介。而这个意象常以一种隐秘的方式留存于每个人心底。而人们内在心绪和精神的揭示却是需要用思考去把握。每个艺术家都在寻找最贴近自己内心的对应物。在唐乐尧眼中,山川河流不仅仅是明山丽水,他力图如哲人一般去感受那有着历史分量的天地山川。激动于历经沧桑的山崖岩壁,垂立于岩峰下、峡谷间、河滩上,贪婪地吮吸着阳刚之气,用画笔注入勃发的生命冲动。千仞之岩壁,中流之砥柱,斑驳之岩体,以承载他的思考与想象——那生命之古老、人类之永恒、天地之苍茫、宇宙之玄妙。
 
  从一幅画选景和构造角度即能洞窥一个画家心中所思所求,以及对美的类型偏好,同时亦能看出其对大自然的热爱程度。自然的美在于和谐与协调。风景油画的审美,和谐也是要素。他营造的画面构成巧妙又稳定,层次丰富。在富有体积感的构图中,看似紊乱却又被组织得和谐生趣,大自然的花草、树木、山脉、道路,常成为画面主体。其中,物体与环境的冷暖色彩相互辉映,以意象把握营造整个画面的氛围,足可见其敏锐的艺术感受和极强的对画面整体的把握能力。品读过唐乐尧的风景油画,我深喜他追求的和谐之美,浑然天成,水到渠成,不可增减。这是他的追求,也是作品的体现,更是我们这些读者的更多期待。
 
 云水谣一角, 60x80cm,油画,2017
自画像,70x90cm,油画,2020

八大的鸟,40x60cm,国画,2020

洞天, 70x90cm,油画,2020

金鸡报晓, 70x90cm,油画,2018

烤坑no1,70x90cm,油画,2018

烤坑no2,70x90cm,油画,2019

烤坑no3,70x90cm,油画,2018

廊桥, 29x42cm,水彩,2020

琅岐的田野, 60x80cm,油画,2018

琅岐东方1, 60x120cm,手绘,2016



琅岐东方2, 27x42cm,手绘,2016



琅岐东方3, 60x120cm,手绘,2016


琅岐一角, 70x90cm,油画,2018


妈祖岛一角,70x90cm,油画,2018

太湖石no1, 20x20cm,水彩,2020

太湖石no2, 20x20cm,水彩,2020


太湖石no3, 20x20cm,水彩,2020

武汉火神山建设者,70x90cm,油画,2020